资讯中心

  “所谓强制,隐含的意思就是界定了垃圾分类的责任,明确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产生者,要对这些垃圾负责,否则就要受到一定的约束。”

  】《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的发布意味着,垃圾分类将脱离过去一味靠“自觉”的模式,正式与“强制”挂钩。这也就是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所说的,“明确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产生者,要对这些垃圾负责”。同时,按照我国的国情来看,短时间内还将会是强制性手段与激励性措施双管齐下。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要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并在46个城市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同时对生活垃圾的收集、运输、资源化利用和终端处置都提出了具体规划。

  居民提来垃圾,称重后,拿着积分卡往类似POS机的机器上一刷,积分就打到了卡上。1公斤厨余垃圾积2分,1公斤废旧报纸积10分,200个积分折算15元,可兑换卫生纸、洗手液等生活用品,或者享受家政保洁、理发等社区服务。在北京朝阳区劲松五区社区的“绿馨小屋”前,这样的情景经常发生着。

  劲松五区有26栋居民楼,居住着近1200户居民,每天平均产生各类生活垃圾近5吨。这里分布的3座绿馨小屋,是专门为居民提供垃圾分类的小场所。

  如今,把分类垃圾送至绿馨小屋已经成为社区很多居民的习惯。分类后余下的垃圾,则被投放到社区主路边标有“其他垃圾”的大桶中。同时,社区还有定时巡逻的厨余垃圾收集车,居民招手即停,也可以刷卡积分,主要为了方便年龄较大的居民。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清运车将错时进入小区清运垃圾,每辆车上安装有GPS定位系统,防止混装混运。这些垃圾清运车将劲松街道的厨余垃圾送往位于大兴区瀛海镇的南宫生活垃圾堆肥厂,经过发酵降解等一系列处理过程,变成可被再利用的肥料,“其他垃圾”则被运往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过去,劲松五区的垃圾处理可不是这种景象。原来社区内虽然摆放着绿、灰、蓝三色分类垃圾桶,但多数垃圾还是混堆混放,只能统一清运。“倡导生活垃圾分类需要有个过程,但通过合理的方法,还是可以做到的。”李震说。

  绿馨小屋的方法代表了当下国内生活垃圾分类的一种典型模式,即以自愿和奖励的方式鼓励居民进行分类。而此次《方案》的发布,则明确了生活垃圾分类的强制性。

  “所谓强制,隐含的意思就是界定了垃圾分类的责任,明确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产生者,要对这些垃圾负责,否则就要受到一定的约束。”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解读说,“但根据国内的现实情况,估计短时间内可能还是会将强制性手段与激励性措施结合起来,双管齐下,让居民尽快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

  《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在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达到35%以上。

  生活垃圾,是固体废物中的一种。垃圾分类则是指按照垃圾的成分、属性、利用价值、对环境影响以及现有处理方式的要求等,将垃圾分离成不同类别,为后续的科学处理提供基础,有助于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

  垃圾分类是发达国家较早进行的,我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一些城市提倡垃圾分类收集处理,比如1993年北京制定了《城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对“城市生活废弃物逐步实行分类收集”。到了2000年6月,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桂林、广州、深圳、厦门被确定为全国8个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全国范围内的垃圾分类拉开序幕。

  生活垃圾分类,具体应该怎么分呢?“目前比较流行的有二分法,比如干垃圾与湿垃圾,或不会烂的垃圾与会烂的垃圾;有三分法,包括可回收物、有毒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还有四分法,包括可回收物、有毒有害垃圾、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其实,世界各国的垃圾分类方法不尽相同,这需要因地制宜。”刘建国解释说,“比如,日本的生活垃圾分类非常细致,一个矿泉水瓶,瓶盖、瓶身、标签都是要分别投放的,铝塑包装上面的一层塑料膜要揭下来,再把其余的纸和铝分离下来,擦干、抚平、绑好,积累之后分别投放。但他们的易腐垃圾并不单独分离,而是与其他垃圾混合到一起送到焚烧厂。生活垃圾分类是个完整的系统,包括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后端有什么样的处理设施,我们就要实事求是地在前端设置什么样的分类方式,否则分类出来没地方去,还是要混合在一起。”

  此次发布的《方案》对于生活垃圾分类方式并未提出一个固定的模式,而是要求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要结合本地实际出台办法,给出的参照方法是分为包括废电池、废荧光灯管等有害垃圾,包括餐厨垃圾在内的易腐垃圾以及包括废纸、废塑料等在内的可回收物三类。但《方案》强调“必须将有害垃圾作为强制分类的类别之一”。

  因可以“变废为宝”,垃圾焚烧发电成为备受推崇的处理方式。根据日前财政部公布的相关文件,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或将渐次退坡。而在“补贴取消后,70%的收入来源断掉了,行业将重新洗牌”。

  为了恢复在建项目正常建设,以达到项目建成和正常运营的目的,避免项目长期停工导致特许经营权被政府强制收回,日前,盛运环保与瀚蓝环境签署了《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投资合作框架协议》。

  在垃圾分类这个问题上,硬币的一面毫无疑问是遍地的垃圾,另一面却是刺眼的“金矿”。在资本眼中,在这场由垃圾分类带来的新变局中,垃圾分类产业已经成为“站上风口的猪”。

  版权与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环保在线”的所有作品,均为浙江兴旺宝明通网络有限公司-环保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环保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环保在线)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潍坊新地产 版权所有